《 莊子﹒雜篇﹒外物第二十六》涸轍之水

上一篇主題 下一篇主題 向下

《 莊子﹒雜篇﹒外物第二十六》涸轍之水

發表 由 豐全 于 周五 6月 28, 2013 11:18 am

涸轍之水
典故:《 莊子﹒雜篇﹒外物第二十六》
莊周家貧,故往貸粟於監河侯。
監河侯曰:「諾。我將得邑金,將貸子三百金,可乎?」
莊周忿然作色曰:周昨來,有中道而呼者。周顧視車轍中,有鮒魚焉。
周問之曰:「鮒魚來!子何為者邪?」
對曰:「我,東海之波臣也。君豈有斗升之水而活我哉?」
周曰:「諾。我且南游吳越之王,激西江之水而迎子,可乎?」
鮒魚忿然作色曰:「吾失我常與,我無所處。吾得斗升之水然活耳,君乃言此,曾不如早索我枯魚之肆!」
 
莊周家裡清貧,有一次去找監河侯借米,監河候說:“好啊,等我收了租地的租錢,就借給你三百金,可以嗎?”
莊周生氣地說:“我昨天來時,在路上聽見救命聲。我四處張望,原來是車轍裡的一條鮒魚。我問它:‘鮒魚啊!你怎麼啦?’它說: ‘我從東海被衝到這裡。您能給我一升水救我嗎?’我說:“好呀。我去南方勸說吳王和越王,引來西江水歡迎你,可以嗎?”鮒魚生氣地說:‘我失去了正常生活下去的環境。我只要有一升水就可以活命,您要是這麼說,還不如趁早到幹魚店裡來找我!’”

“涸轍之鮒”比喻處於困境、急待援助的人或物。這個故事實際也告訴我們,當有人求助時,要誠心誠意盡自己的所能去為他解決困難,決不能“因善小而不為”,只是許下空頭支票。有時是人命關天的事,錯過時機,懊悔終生。

_________________
豐富姓名學視野         全方位用心服務          豐全八五天生姓名學苑        免費諮詢專線:0908-819193       Line ID:0908819193        WeChat:a0908819193 
avatar
豐全

文章數 : 2123
注冊日期 : 2009-06-27
年齡 : 62
來自 : 台中市
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://nicename85.cinebb.com/

回頂端 向下

上一篇主題 下一篇主題 回頂端


 
這個論壇的權限:
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